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北京配音公司 英语配音演员 专业英文配音 广告片配音视频 专业配音工作室 周星驰搞笑配音
社会新闻
IT业界
图片新闻
热点事件
web新闻
我要投稿
汶川大地震4周年:漂亮楼宇并非重建全部
2012-05-12 11:33:30 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作者: 【 】 浏览:0次 评论:0

  时间如河流一般流淌,转眼之间,汶川大地震已过去了整整四年。四年来,512几已成为国族的群体梦魇——那地动山摇的瞬间,使得八万多同胞或不幸殒身或杳无踪迹。自此以后,哀伤一直如山脉一般绵延不断,而那份如山岳一般的沉重与悲怆,也映入了中国的心房。

  虽然,在时间流逝的同时,哀伤与悲怆,也一并随之逐渐模糊,但再模糊的哀伤与悲怆,也有重新翻起的时候,而每年的今天,无疑就是最能勾起黑色记忆的日子。在过去的几年中,每逢5月12日,我们这些活着的人,总会有各种或隆重或简陋的方式,奠祭并怀念那些如麦子一般倒下、如粉尘一般消散的同胞。

  那些同胞,他们曾活过,但他们又走了,于是,我们这些活着的人,有必要常常惦念他们,因为,他们也是我们;他们的不幸,也是我们的不幸。五月之前的四月,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;然而,汶川之后,命运却猛然在最美的四月后,将时间的色调转为黑色,将时间的情绪转为悲怆,从此,五月与幸福渐行渐远,与哀伤紧密相连。

  尽管五月已成哀伤的月份,但我们依然得在哀伤中怀念。怀念那些远去的人,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感同身受,不仅仅是因为家园满目疮痍,更是因为,我们知道生命竟然如此卑微与脆弱,所以,我们需要想尽各种办法,最大程度地为生命铸造可以遮蔽风雨的屏障。

  生命的屏障在哪里?对那些葬身于建筑粉尘中的人来说,屏障就是安全可靠的建筑;对那些被尘肺病折磨的人来说,屏障就是清洁的工作环境;对唐福珍、钟如琴们来说,屏障就是依法征收;对于被结石折磨的宝宝来说,屏障就是无论在哪里,奶粉里只有营养而没有三聚氰胺或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;对于聂树斌们来说,屏障就是公正的司法……

  过去的几年中,我们曾在旗杆下、在心中,为汶川默哀;过去的几年中,我们克服了非同一般的困难,为北川建起了漂亮的民居、坚固的校舍……我们这些生者,固然为汶川、为逝者做了不少,但依然有很多没有做好的,使得春风也变作伤害人心的刀刃,这其中,有数亿元的重建资金被违规使用,有孤儿只能在福利院里生活,有部分赈灾物品依旧在仓库中“睡觉”,有遇难者名单的不知所踪,有的地方用善款建豪华大楼购豪车,有的灾民住在重建的漂亮房屋中,却缺少更多的谋生渠道……

  相较于四年重建的巨大成就,不尽如人意之处并非主流,但不得不说的是,对于那些难以令人满意的细节,其实才最能说明我们是以何种态度对待生命。毕竟,只有不遗忘少数人、不忽视细节的生命屏障,才能真正遮挡风雨。毕竟,漂亮的楼宇并不是重建的全部。

  犹记得,大地震之后,温总理在震区的学校黑板上写下了“多难兴邦”几个大字;犹记得,大地震之后,舆论在哀悼与痛惜之后,常常提及的是反省,反省我们哪里做的不够,反省我们在哪些方面让天灾变“人祸”……“邦”如何在“难”中兴起?不靠天不靠地,只能靠我们将现代治理、尊重生命、敬畏自然的理念浸入心中、融入现实,只能靠反省中的不断反省、不断修正、不断纠错。

  某种意义上,告慰逝者的最好方式,不是修筑起一座豪华的陵墓,也不是各种隆重的祭礼,恰恰是我们更好地对待生者。可以说,汶川地震犹如一颗钉子,夹杂着冰冷的气息,死死地钉到了中国的心里。从这一点来说,不管是“多难兴邦”,还是震后重建,抑或是社会事务的日常治理,其实都是一个小心拔出钉子的过程,稍有不慎,就会带来新的伤害。因此,重建楼宇的同时,亦必须重建起各种足以呵护人心的规则。如此,我们方有资格在逝者埋骨的青山下,躬身告慰。 
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
网友关注排行
科技
数码
科普
财经
新闻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