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北京配音公司 英语配音演员 专业英文配音 广告片配音视频 专业配音工作室 周星驰搞笑配音
社会新闻
IT业界
图片新闻
热点事件
web新闻
我要投稿
重复配音,意义何在
2012-04-30 20:59:08 来源:中国配音网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96次 评论:0
  中央电视台在国内率先开辟了电影频道,并在一、二、三、八套节目当中分别设立了“名著·名片”、“国际影院”、“世界影视城”等栏目。一时间,引得各省市地方台也纷纷效仿。许多阔别已久的老片子得以重见观众,这原是一桩极大的好事,可是我却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许多明明在当初作为电影引进公映过的片子,竟又被重新配了音。据近年来不完全统计,就有《字谜》《罪行始末》《阳光下的罪恶》《卡桑德拉大桥》《兆治的酒馆》《逃往雅典娜》《追捕》《佐罗》《虎口脱险》等等。

  这些无一不是脍炙人口的经典影片,在当初无不经过精心译制,重复配音究竟有什么意义?主管部门及相关单位又是出于何种考虑呢?

  曾经以为是电影版权的问题,可同样是中央台,同样是近几年,分明播出过原配音版的《音乐之声》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《简爱》《最后一班地铁》《远山的呼唤》《合法婚姻》《蒲田进行曲》……既然它们的版权问题得到了解决,缘何厚此薄彼?其实,为进口电影配音,本来是件不得已而为之的工作,最初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观众欣赏不同语言国家出品的影片。可就是这个“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”的职业,却让广大电影爱好者――特别是今天三十岁以上的影迷,对邱岳峰、赵慎之、富润生、李梓、刘广宁、肖南、向隽殊……这些名字耳熟能详。从《英俊少年》海因切,到《尼罗河上惨案》里的大侦探波洛;从《虎口脱险》的指挥家拉方,到《巴黎圣母院》的卡西莫多;从《魂断蓝桥》的玛拉,到《望乡》的阿崎婆……他们认真敬业,在这个平凡的幕后岗位上,用浸透着精湛功力,极具个人魅力,饱含艺术感染力的声音,为广大电影观众重塑了难以计数的银幕形象。以至于我们竟会忘记了深沉含蓄的高仓健,圣洁优雅的奥黛丽·赫本,风度翩翩的加里·格兰特,诙谐幽默的查理·卓别林――何以竟能操着准确流利、极富表现力的中文,为我们讲这动人的悲欢离合,而只顾沉浸在那一个个梦的国度里流连忘返,如醉如痴。使人们在欣赏域外优秀影片的同时,不禁对这些艺术家油然而生感激之情。
  而说到艺术方面的造诣,固然有一部分来自后天的磨砺,但更多还要依靠先天的禀赋。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我并不支持“太公在此,诸神退位”的艺术垄断观点,音乐史上毕竟没有因为出现过贝多芬、莫扎特而至彼而终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不是也重排了名剧《茶馆》么?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,谁也无法也无意改变这个自然规律。更何况时光催白发,岁月不饶人,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,配音战线上的老艺术家们由于年龄及健康原因逐渐离开了工作岗位。一些专为电视台译制片配音的演员队伍也纷纷建立成长了起来。引进竞争,已是大势所趋。曾经轰动一时的大片《泰坦尼克号》就不是上海、长春两家老牌译制单位的作品。可关健是,这些参与竞争的从业人员究竟拥有多少――热情和实力。换句话说,到底是青胜于蓝还青逊于蓝?是点石成金,还是点金成铁?

  以不久前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播出的日本影片《追捕》为例,七十年代末作为电影引进我国,谁又能否认人们在记住了高仓健、中野良子的同时,也记住了毕克、丁建华的声音呢?

  可同是这部《追捕》,电影频道映出的版本尽管重新加以了拷贝,在视觉效果方面更加悦目,甚至还较之当年影院版本多出了一些内容,但这些良苦用心却被不堪入耳的配音完全毁掉了!影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,当罪魁祸首长罡了介被检查官杜丘和警长矢村拆穿阴谋,制造借口急欲脱身,当年影院版本中,由上海电影译制片厂著名演员尚华担任这个人物的配音,台词中有这样一句“……我要到南朝鲜去办点事……。”如果说当年由于我国与韩国尚未建交,译制当中将其译作“南朝鲜”事出有因的话,那么在同韩国建交已近十年的今天,又是“重新译制”,为什么还要将韩国译作“南朝鲜”呢?

  虽然只是一个字眼儿的差异,却决非小事。这暴露出所有参与该片电影频道版本译配工作的演职人员(恕我已不记得诸位姓名)对待工作极不严肃的态度,他们根本没有在理解的基础上去创造人物,只是一味地模仿照搬当年影院版本的原配音。本来能力有大小,水平有高低,既然自己那两下子难登大雅之堂,何不去学学时下流行的“超极模仿秀”?不是我尖酸,而是出了这样的错误,实在难以原谅。试想,如果本文的作者并非我,而是一个韩国友人呢?
  
    再比如《虎口脱险》,作为一部喜剧片子的经典,早已深深印在了我的心中,堪称于鼎、尚华二位老师配音生涯之中的巅峰之作。重新配音后的效果一落千丈(当然仍是照搬原配音的台本),信手拈来,便有这样两处失误:其一、油漆匠布维与指挥家拉方乔装成德国士兵,离开小旅馆赶去与英国飞行员汇合,却不慎放跑了引路的狼狗,布维伤心不已,拉方开导他。拉方的台词中有一句本该是“……我给你买一大盒新刷子”,可是在重新配音的电视版本中,“一盒”竟然变成了“一盆”,两个字外形上固然相似,可是稍有常识的人也应该知道刷子不会用盆来装。故事继续向前发展,两个人不幸被一队德国士兵擒获,解往德军司令部,关在贮藏室里等候发落。憨厚的布维为怯懦的拉方鼓劲,说道:“杀了我我也不说”,拉方的确害怕,可又不甘示弱,说道:“我也不说!杀了你我也不说。”喜剧效果因之产生。可是在电视版本当中,拉方的这句应该强调“你”字的台词,逻辑重音却被放在了“杀”字上面,听来不知所云。

  还有影片《佐罗》,早年的电影版本开头有这样一个情节,剑客梯雅戈——即后来的佐罗,在小酒馆里与即将赴阿拉贡就任总督的老友一家邂逅。两人话不投机争执起来,梯雅戈口不择言,怒斥对新阿拉贡抱有幼稚想法的朋友是“傻瓜”,这一细节表现了梯雅戈嫉恶如仇的豪爽性格和坦荡胸怀,是观众理解这个人物的重要参照,可是在电视版本中却被完全删去了。看起来照本宣科对于某些人来说仍然不堪重负,还要断章取义,长话短说。

  虽然张艺谋导演任用全部非职业演员拍摄一部电影,并且获得国际大奖,但这并不说明所有人都可以演电影;同样,也不是所有混迹在译配工作岗位上的人都适合从事这项工作。

  改革开放日渐深入,全国都在减员增效,这支良莠不齐的译配队伍,是否也该清理整顿一下呢?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
网友关注排行
科技
数码
科普
财经
新闻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