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北京配音公司 英语配音演员 专业英文配音 广告片配音视频 专业配音工作室 周星驰搞笑配音
社会新闻
IT业界
图片新闻
热点事件
web新闻
我要投稿
配音市场:转型期利益博弈
2012-04-30 22:37:01 来源:《新民周刊》2003年第49期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5次 评论:0

  毕克、童自荣、丁建华……在这个网络时代,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、《叶塞尼亚》、《佐罗》中配音艺术家们珍贵的配音片断在网络上流传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。但是老艺术家们钟爱的事业现在却濒临生死存亡的边缘,译制电影陷入了困境。营造译制电影神话的时代已经消失,随着“棚虫入侵”、受众习惯变迁等现实特征的呈现,传统的配音体制与观念都面临着一个全新的考验。

  配音,是在艺术殿堂里萎缩,还是在工业化的流水线上扩张,尤其耐人寻味。

想起,是因为快要忘记

  2002年整整一年,童自荣参与配音的影片有《哈利·波特与密室》、《外星人》、《燕尾服》、《火力目标》、《第四期计划》等5部(摘自《上海文化年鉴2003》)。一位影迷告诉记者,“我还以为童老师已经退休或者出国去了。”可见,即使当年拥有众多Fans的译制“王子”就在你面前,你也未必会认得他。

  上海译制片厂最辉煌的时候一年可以配60部电影,现在片源奇缺。李梓在做客央视《新闻夜话》时承认,上海译制厂的任务一年20部不到,处于“吃不饱的状态”。上译厂演员最多的时候有29人,而现在只有17人。去年乔榛和丁建华参与配音的影片也分别只有4部和7部。

  谈及译制片的今时不比往日的原因,有业内人士敏锐地指出,80年代中期以前,大众除了观看译制片,根本没有其他机会接触外语片。这种“卖方市场的垄断和单一”是造就译制片及配音演员“走红”的一个重要历史原因。而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,市场经济的发展,VCD与DVD逐步普及,译制片已经不再是人们接触外国电影的唯一途径。失去了“唯我独尊”的优越地位,译制片很难成为人们的“专宠”。

  再加上随着我国逐渐融入全球一体化的进程,接受外语学习人群的扩大,电影观众的习惯也在悄然变化。有一部分人倾向于欣赏原汁原味的原声电影。童自荣做客《艺术人生》时,主持人朱军当面直言自己现在不看任何配过音的外国电影。这个表态可谓反映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真实心态。著名影评人周黎明曾撰文罗列译制片的“罪状”,其中包括配音失去原语种的味道、配音往往没有空间感、配音常与背景音脱离,影响整体艺术效果等。而以周为代表的人群恰恰是社会上的“白领”阶层和高收入者,这使得译制片失去了相当一部分消费能力强的观众群。

  但所有这些对体制内译制片市场的冲击,都比不上“棚虫”的威胁。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说,对传统译制片以及译制配音冲击最大的是“棚虫的入侵”。

活跃的“棚虫”

  “棚虫”是配音界对体制以外的配音演员的称呼。因为接活多,长时间呆在录音棚里,生存状态与“虫”相似,而得此“雅号”。很多棚虫都坦言,他们走上配音之路深受童自荣等老师的影响,并对这些老艺术家景仰备至,有的还上过他们主讲的培训班。但现在,他们却抢起了童老师们的“饭碗”。

  市场经济时代,发行商或者片方出于经济考虑,往往要求能够在尽快短的时间内搞定后期,这样就可以在场棚租赁等方面节约成本,也可以迅速抢占市场。

  但老演员们强调“艺术”,曾经有人邀请上译厂的曹雷去执导片子,但曹老师一听十几天或几天做一个片子,就断然拒绝:“我不能砸了自己的牌子。”在她看来,“快餐永远不可能成为艺术,艺术是需要一点崇高精神的。”

  曾在上译厂实习的一个棚虫说,上译厂在配音时往往三四句台词就分一个段落,看两遍戏,再默对一遍,然后再录。而在棚虫们的观念里,配音不再是纯艺术,而是一种产业,一种商业化的流程。他们在配音时,往往一场戏一个段落,看一遍戏就配,速度快周期短,一天下来可以配上3集电视剧。两相比较,孰能获利更多不言自明。

  所以,与译制厂的演员们“落得清闲”相比,“棚虫”们业务繁忙得“晕头转向”。

  曾替朱茵、贾静雯饰演的角色配过音的冯骏骅说,她最近这次配音已经接连20多天窝在棚里不见天日。而从10月份开始将近200集戏等着她,到元旦左右她是没有什么假期了。另外一位在上海配音界小有名气的“棚虫”坦言,他的活儿基本是一年不断,偶尔才有十几天的断档期,经常是从早上9点忙活到晚上11点,连周末都不休息。

  现在上海像冯骏骅这样专门从事配音的棚虫,大致有一二十个,加上电视台、电台和艺术剧团等业余常常玩票的,可能在五六十人左右。而据北京一配音工作室负责人透露,在北京、广州等地的棚虫数量基本上都能搭起七八个“草台班子”。这些棚虫占了配音市场很大的份额。中央台国际部每年要配四五百集片子,主任秦明新坦言,他们几乎不会与译制片厂合作,只是在京津地区与制作公司合作,或者通过“班主”来临时搭建配音班底。去年7月开始,港台制作公司也纷纷抢摊上海,公司以后期制作“一条龙”的服务直接从横店等影视基地的剧组手中揽活,然后在上海的“棚虫”中物色合适的配音演员。

  身为“棚虫”的冯骏骅说,“我有时候就说自己是个‘配音匠’,做的是熟能生巧的活。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圈子,他们(老一辈)不是很难踏入,只是他们不愿意踏入。我本人认为,译制厂是个圣殿,在译制厂那边就是艺术。但是在这边,你唯一的感觉这是个流程,是个产业,和艺术没有多大的关系,他们肯定接受不了。”

谁来做最后的判决

  如果不革新传统配音体制和相应观念,译制片厂的市场份额恐怕还会继续消融,甚至最终完全与市场作别。而那些曾经感动了我们几代的声音,恐怕还是将成为绝响。

  记者从中影公司了解到,全国每年引进50部电影,其中有30—40部需要配音。中国动画网提供的数据显示,去年全国出产卡通片17164分钟,这是全部需要配音的。目前国内电视剧的年产量在9000集左右,其中古装剧一直占据半壁江山甚至更多,而古装剧基本需要配音。在11月1日闭幕的第七届四川电视节上,古装剧交易量达到电视剧交易总量的60%。需要注意的是,以上仅是部分配音市场。上译厂那不足20部的译制片相对这个庞大的市场蛋糕来说,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。

  不过,就目前情况而论,过去那种严谨的译制片还有相当市场。首先是我国国民外语水平整体并不是很高,养成看原声电影习惯的人群也不占很大比例。另外,经过几十年的熏陶,译制片也培养了一批忠实的对听觉艺术着迷的观众。

  同时,棚虫们在配音质量上的问题也已经暴露出来。央视八套的《兄弟连》,一播出就引来批评不断。比如片中光开口说话的人物有近500个,但配音演员不到20人。网民FangZheNan发表评论说,“于是乎从第一集开始,20个人的声音在500张嘴里此起彼伏,大量同质的声音演绎着性格各异的讥诮台词。”配音过于简陋和草率,是许多草台班子普遍存在的问题。因为只要每少一个人,其他人平均分得的报酬就会相对多一点。这几乎成了业内通行的惯例。北京某配音工作室的负责人透露,现在许多影视配音不会有精品意识,都是“棚虫”们一个个赶场,一个萝卜一个坑,根本没有对手戏,缺乏交流和磨合,很难谈得上感情投入和专业表演。

  配音行业还是需要真正有艺术责任的专业人士。但译制厂要走出困境,还须走向市场。

  曾经有人指出,不如干脆借鉴港台的做法,实行“经纪人制度”,将演员完全投身于市场竞争当中,中国配音网上名为“深夜梧桐”的网友将之称为“配音演员职业化”,网上有很多对老配音演员的命运保持长期而热切的关注的网友,作为忠实影迷,他们给予这一观点以热烈的响应。

  童自荣曾为佐罗配过一句经典的台词,“我要让你们看看公正的判决”。对走进市场经济时代的配音事业来说,公正的判决只有出自市场。

感谢作者和《新民周刊》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
网友关注排行
科技
数码
科普
财经
新闻视频